遭遇愛情

距離我上次僅有四天又打醬油短暫的愛戀已經過去了差不多兩年的時間。 期間我依然在和我的初戀糾結。但我知道現在我已經不喜歡他了。雖然他都是主動給我發短信。 很多次在路上的時候,總會有這樣那樣的男人示好。 想想在外地的時候,人的心情總歸都是放鬆的,所以放蕩一下也都是正常情況。 回來之後,投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大多數聯繫慢慢平淡下來,說一下無關痛癢的話。 可是,這次,我感覺不太一樣。我是在清邁大學遇到他的。 那天下午本打算去鄧麗君去世的酒店,結果卻去了清邁大學。 剛好是假期,學校都沒什麼人。我和波姐姐坐着免費的校車,從一個大門轉到另外一個大門。 然後,就去到了藝術學院。 他學的是雕塑專業。是清邁大學大三的學生。 他那天在他的工作室里做他的作業,滿身的木屑。 因爲整個學院都沒什麼學生,我們兩個國外遊客顯得比較扎眼,也就和他們幾個做作業的學生聊了起來。 然後加了FB,留了電話,晚上一起出去喝酒。 他在第一晚就同我說了對我的好感,我當時心裏也就沒在意。 (因爲貌似泰國人就是喜歡像我這樣皮膚白,眼睛比較小,偏向日韓系的女生。 所以我在泰國的時候好多人夸我漂亮=。=包括郵侷的阿姨路邊攤的大媽機場的工作人員搞的我自信心都膨脹了) 後來的幾天,經常FB上給我留言,每天晚上約我出來玩,用他的HONDA摩托車帶我們一起在清邁的小酒吧玩。 從他對我的狂熱程度上,我是覺得,他可能想要跟我豔遇一下=。=! 可是後來發現我錯了。他說他就是喜歡和我在一起。 我離開清邁之前的那晚,我們坐在廚師學校的二樓,聊了一夜。 我們只能用蹩腳的英文溝通。還好有一個信封,我們在上面寫寫畫畫,還好有谷歌,我們可以隨時翻譯。 我們一起慢慢看着這個古城清醒。那是我在清邁唯一經過的一次清晨。分別的時候我們擁抱了一下。 他本來想用摩托車帶我繞古城走一下,可是我拒絕了。現在想起來還後悔不已。 在曼谷的素万納普機場我們通了最後一通在泰國的電話。 等我回國之後,他還是各種打電話/FB/MSN。 …

普吉的PP ISLAND[美圖篇]

這是我此生看過最美的海景。在PP的VIEW POINT。 讓我來笑一個。 在PP的海灘。 PP海灘。 我們去浮淺啦。 猴子島。 和MR SUN 。可惜我倆不是情侶。不然有度蜜月的FEEL。 我在PP。 景觀2. 最後來一張:)

每一次離別是為了更好的相見

這是兩年前我們在北京的798,那時候陽光很燦爛,我的頭發還遠沒有現在這麼長, 那時候給我們照相的張偉還不叫蘇遇,他也沒有紅, 那時候我還在玩樂隊。 為什麼過去的時光這麼美好?為什麼? 因為過去了? 想念你。期待下個月我們廣州相見:)

何時才能回到拉薩?

看到星星的簽名說拉薩又進入了艷遇牆季節。想著自己一年前也在那裡,等著艷遇。 結果,米有等到艷遇,卻等到了1月底在成都LOFT HOSTEL住我下鋪的大叔。 想來,真是太有緣分了。這是我第一次在路上偶然的重逢。 那個大叔好厲害!走遍世界千山萬水!神馬歐洲南美亞洲全走了個遍! 他的床頭掛著在台北誠品書店的布袋,我們都很羨慕嫉妒! 結果,等我回到成都!居然又在四號工廠看到他!一年之內見了三次!! 直到我離開的時候,和他合影。哎,現在想來不禁還是有些激動。 好吧,大叔,期待我們下次在路上,再見!

我相信夢是真的

我相信夢是真的。 無時無刻。 它一直在我的心底。 你一定會實現的。

【春風沉醉的夜晚】

春天,十個海子全部復活。 折騰了許久,終於會用BLOGCN的新版了。 打算重新回來寫點東西,荒廢了一年。不能沉溺與嘀咕了。

【突然覺得】

突然覺得, 愛一個人,將會是個很心疼的事情。 嗯,真的。

【米店】

失眠的夜晚, 聽著李逼逼的米店, 還有張偉偉的版本, 我喜歡手風琴, 竟然聽了一晚。 要去南方了。 愛人,你可感到明天,已來臨。 愛人,我要和你建一個葡萄梔般嫩的家! 我很想晚上能睡著覺……

愛是一場不死的欲望

【BLOGCN太難用了。我每次看到都頭疼。可是我又捨不得我三年半的時光】 高欣說,人在外面的時候容易放蕩。 這半年一直在南方飄蕩。習慣了那邊的水土後,回來卻發覺太多不適應。 彩雲之南沒有冬天,永遠都是燦爛的陽光。我其實是想一直在春天的。 福州三月的時候,就可以在陽台曬太陽喝酸奶,穿著同現在的北京一樣。 清明的廈門我又去下海玩耍。只是鼓浪嶼變的太商業同回憶裡有了出入。 珠海是個那麼開放的城市之前沒發現,台球廳裡的設備真的很好。 去了澳門依然是輸錢輸錢輸錢,看來必須絕對不能抱必勝的心態進賭場。 繁華的香港依然,總算園了去迪斯尼的夢,對這個城市突然有了莫名的好感。 桂林遠遠要比我們想象中冷。正宗的桂林米粉絕對是比山水還要甲天下的。 漓江的山水不是蓋的。像夢境一樣美麗清淡。可是那裡的人,生活的不富裕。 陽朔的西街,還有各種男男女女。這裡也是艷遇天堂。糜爛而浮躁。 回到北京之後,先是頭疼,再是崴腳。經過20天的調整。終於慢慢習慣了這裡的一切。 曾經熟悉的一切,也因為離開的太久,而變的陌生。 這次,離開北京之後,會走的更久更久……而且不知道什麼時候再回來。 說不清楚有什麼對這裡迷戀的。沒什麼留有能讓我留在這裡。 去福州工作半年也好吧。一個人孤單點,好好准備雅思,沒什麼打擾。 主要是工作不累。又能沉澱下來想點事情。不用加班。那我就去吧…… 還有兩個周答辯。我自己一點輒都沒有。 焦慮的很。慢慢來吧。趁年輕,熬最後的幾個通宵。 畢業之前,都一樣焦慮,一樣傷心麼? 我的四年時光。 我預備和你說再見了……

POGO,少年,青春,以及沸騰的高潮

21號的演出,到現在想起來還是歷歷在目。 4月份的時候,在宿捨和老徐同學聽到《草裙舞》, SKA輕快的節奏直接讓我倆跳起來。 6月份在廈門的時候,我躺在曾厝安夜晚的沙灘上, 手機裡一遍一遍播放著《男孩別哭》。 “男孩別哭,美麗世界的孤兒。 我的心,我的家,在哪裡,在哪裡呢我的朋友。” 曾經幻想過去成都小酒館看一次他們的現場。 結果我還沒有出發的,他們就來北京了。 跟著熱超波一起跳舞的時候,旁邊有個姑娘點了支煙, 悠悠的說:“如果和高欣這樣的男人上帘卷西风床, 哪怕沒SEXUALITY,也會高潮。” 我看著她因為搖滾變得興奮的臉龐, 泛著紅色的光芒,其實我有個沖動想告訴她: 聽好聽的歌,比上帘卷西风床爽多了,你現在已經在HIGH了。 第一次POGO,海龜先生上來的時候,大家直接圍成圈, 開始跳舞。大叫大鬧的青春。 我看著這些為了歌聲大叫大跳的少年們, 原來這才是我一直應該待的世界。 我懷念一年前我自己樂隊排練的日子。 一眨眼,就成了過往的歷史。 平時上班,周末加班。 幾乎沒有個人的時間。 吉他又生疏了很多,畢業大戲也放在了一邊。 每天回家和小貓姐姐說兩句話,就累的想睡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