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

POGO,少年,青春,以及沸騰的高潮

21號的演出,到現在想起來還是歷歷在目。 4月份的時候,在宿捨和老徐同學聽到《草裙舞》, SKA輕快的節奏直接讓我倆跳起來。 6月份在廈門的時候,我躺在曾厝安夜晚的沙灘上, 手機裡一遍一遍播放著《男孩別哭》。 “男孩別哭,美麗世界的孤兒。 我的心,我的家,在哪裡,在哪裡呢我的朋友。” 曾經幻想過去成都小酒館看一次他們的現場。 結果我還沒有出發的,他們就來北京了。 跟著熱超波一起跳舞的時候,旁邊有個姑娘點了支煙, 悠悠的說:“如果和高欣這樣的男人上帘卷西风床, 哪怕沒SEXUALITY,也會高潮。” 我看著她因為搖滾變得興奮的臉龐, 泛著紅色的光芒,其實我有個沖動想告訴她: 聽好聽的歌,比上帘卷西风床爽多了,你現在已經在HIGH了。 第一次POGO,海龜先生上來的時候,大家直接圍成圈, 開始跳舞。大叫大鬧的青春。 我看著這些為了歌聲大叫大跳的少年們, 原來這才是我一直應該待的世界。 我懷念一年前我自己樂隊排練的日子。 一眨眼,就成了過往的歷史。 平時上班,周末加班。 幾乎沒有個人的時間。 吉他又生疏了很多,畢業大戲也放在了一邊。 每天回家和小貓姐姐說兩句話,就累的想睡覺。 可是我的生活還是需要新的沸點。 昨晚看完20120做了很多離奇的夢。 最近又有人對我很好,我就很知足。 我總是重復著熱超波那首歌: 在路上,迎著微風,燦爛地陽光! 在路上,你的歌聲,永遠地向前! 會的,會的,會的!

踏过下雪的北京

奔跑。

090618@澳門。新馬路。 小姑娘穿著澳門最普通的學生裝,在新馬路上奔跑起來。 我很羨慕她。 我已經忘記上次奔跑是什麼時候了。 現在,我需要奔跑。你帶我跑吧:)

信任的樣子

有的時候覺得城市真的是越來越陌生。 燦爛的霓虹,車如流水馬如龍,空氣渾濁,高樓聳入雲霄。 有的時候自己走在街上就莫名奇妙想哭。 這裡有什麼好的?你為什麼非要在這裡呢? 文藝女小青年的矯情姿態。始終還是擺脫不掉。 昨晚夢到了媽媽,始終還是覺得她一點都沒有離開。 七年了。七年中很多婚姻都走到了盡頭,我卻依然覺得她沒有離開。 一切一切依然。我愛你,媽媽。 周圍太多的人為了愛,而焦燥不安。 我是該用冷眼看呢?還是安慰她們呢? 愛情是個多麼不靠譜的東西,姑娘們還是要愛自己。 記得,不能和一個消耗你的人在一起。 天氣一下子就冷了。實在是不想出門,於是天天宅。 順便說下,真的很崇拜卡馬!

很抱歉,我不夠強大。

很多的時候,我只能微笑一下,然後鼓勵自己。 國慶我看到了閱兵。飛機從學校上空掠過的時候,大家一起歡呼。 我們強大的祖國,繁榮富強,充滿希望。 只是今天我知道了一個讓我太不開心的消息。 本來今天下午是要去錄歌的,完全打亂了我的計劃。 小姑姑打電話來和我說,最近爸爸和阿姨吵的厲害。爺爺都去了我家勸架。 怪不得前幾天爺爺給我打電話問我錢是否夠用。 恩,為什麼?我問我小姑。 小姑說,為了給你打錢。當時我就愣在電話這端。 打錢,打錢會怎樣啊?我還沒有畢業打給我錢不應該阿? 那等著萬一畢業了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還打算讓我餓死? 從7月8月9月一直到今天10月1號。 我爸爸一共就是兩天前給我打了800塊。 7月我在家呆了不到17天。 所有的路費生活費都是我自己用暑期所賺來補的。 我這三個月的開銷大概是4000塊。卡裡到今天只有200塊。 我也突然理解了我爸爸在我和阿姨之間的左右搖擺。 只是,這個應該是他做的。這個是我媽媽留給我的。 我阿姨沒有任何的資格來阻擋我爸爸給我錢。 更何況和大多數的孩子相比,我已經足夠獨立。 上了大學,我所喜歡的旅行,買的吉他…… 哪一樣不都是我自己努力家教接私活賺來的錢呢? 而我阿姨,沒有任何的經濟來源,吃住都靠我爸爸。 她撫育我弟弟,對我來講沒有絲毫的關系。 每一年寒假加暑假加起來我在家的時間不超過一個月。 所以我不欠我阿姨任何。我欠的只是我爸爸,還有過世的媽媽。 爸爸,很抱歉。我不夠足夠強大。 我現在的努力,就是為了將來讓你過上更幸福的生活。 媽媽不在了。你的變化你自己也清楚。 你的貪心只會讓你肩負更大的壓力。這些我沒有辦法解決。 爸爸,我會加油,希望你也是。

夏天走了。再見。

這是我這個夏天最不想醒來的夢。 在廈門的日子真正成為了回憶。 如果可能,我還是要再回去,回到我最愛的城市。 我一個人從上海,坐了13個小時的火車,回到北京。 於是我就徹徹底底的告別了夏天,正式的邁入了秋天的地盤。 可惜,該見的人還沒有見夠,就患了嚴重的發燒。 忽然發燒。特殊時期去醫院排查。 竟然不是H1N1。其實我很想被隔離。 40度燒了整整一天。我覺得全身都有熱氣從脖子裡胸膛裡發出來。 渾身無力。昏睡30個小時。做夢無數無數。 發燒讓我有了一種存在感。首先我是一個人存在的。 感情啊物質啊,什麼破玩意兒,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這個夏天沒有最後那麼一小個扯淡的事情, 這將是個是個多麼精彩又完美的夏天。 其實有了扯淡的事情也不影響它在我心裡的完美地位。 我看過了那麼多美好的風景與人。 我經過了那麼多美好的海風與陽光。 我也充實的抓住了最後一個暑假盡情的享受。 嗯,夏天總歸是過去了。 多想樂隊再排練一次。 還有那首寫在去年秋天的《夏天走了》。 可是,喬小舟,太抱歉了,你回不去了。 犯下的錯誤也沒有辦法彌補沒有機會去後悔。 你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認真的,經歷好現在。 必須的,無怨無悔。

味蕾

味蕾裡藏著很多秘密機關。 她像一個很羞澀的女孩。 被各種味道侵占。 然後那個最強大的味道留下了。 被她愛上。影響著整個的味覺。 於是吃進去的什麼東西, 都有了他留下的味道。 於是,喜歡你也是這樣。 你出現在我面前。 龐大,又瀟灑。 侵占著我生活的一切。 PS:紋身還沒有好利落。誒誒誒。煩躁。

這就是生活

每天抽兩支煙竟然成了我最大的樂趣,甚至是一個寄托。 黃昏時刻,坐在學校的長椅上看著來來往往認識或者不認識的人。 這個是我最後一個夏天了。明年我就畢業了。 或許就不能用這樣的心態來過一個春天了。 下午的時候在宿捨不斷播放BOSSA NOVA.好聽好聽。 慵懶。逃課。睡覺。 我需要翻看照片,看到照片上確切的日期,我才能記起一年前我做了什麼。 原來一年前這時候舉辦了運動會。 原來一年前,我的劉海剛剛到眼睛。我還是短發。 原來一年前,我和收音機在江湖喝啤酒看了布衣的演出。 一轉眼,就是一年。 什麼都不想了。我拖了很多的作業。 我的電影劇本。我的大戲。都還沒有動。 《家》也沒有看。 我發會呆……

你看到夏天的影子了么?

隨便說說。

寒假轉瞬而過。 生了一場大病,過了新年。分別見了幾個重要的人。做家教。聽CHEER的新歌。宅。 我覺得我一點控制不了時間。一點力氣與信心都沒有。太多无奈的东西。 3月2号早上动车赶回来。下午上课。全身不舒服。 这个学期发誓好好做人,规律作息,热爱生活。 连续一个周每晚11点前入睡。皮肤的痘痘减少。脸色开始好看。 不再拼命死上網。翻書。健身。喝茶。 還有十天,就去看她演唱會了。滿心歡喜。 雙魚座,今天是你的生日。快樂。新的一年。我們的關系會明確麼? 感謝你,讓我掉入一個萬劫不復的輪回深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