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 losebigdream. All rights reserved.

POGO,少年,青春,以及沸騰的高潮

21號的演出,到現在想起來還是歷歷在目。

4月份的時候,在宿捨和老徐同學聽到《草裙舞》,
SKA輕快的節奏直接讓我倆跳起來。
6月份在廈門的時候,我躺在曾厝安夜晚的沙灘上,
手機裡一遍一遍播放著《男孩別哭》。
“男孩別哭,美麗世界的孤兒。
我的心,我的家,在哪裡,在哪裡呢我的朋友。”

曾經幻想過去成都小酒館看一次他們的現場。
結果我還沒有出發的,他們就來北京了。

跟著熱超波一起跳舞的時候,旁邊有個姑娘點了支煙,
悠悠的說:“如果和高欣這樣的男人上帘卷西风床,
哪怕沒SEXUALITY,也會高潮。”
我看著她因為搖滾變得興奮的臉龐,
泛著紅色的光芒,其實我有個沖動想告訴她:
聽好聽的歌,比上帘卷西风床爽多了,你現在已經在HIGH了。

第一次POGO,海龜先生上來的時候,大家直接圍成圈,
開始跳舞。大叫大鬧的青春。

我看著這些為了歌聲大叫大跳的少年們,
原來這才是我一直應該待的世界。
我懷念一年前我自己樂隊排練的日子。
一眨眼,就成了過往的歷史。

平時上班,周末加班。
幾乎沒有個人的時間。
吉他又生疏了很多,畢業大戲也放在了一邊。
每天回家和小貓姐姐說兩句話,就累的想睡覺。

可是我的生活還是需要新的沸點。

昨晚看完20120做了很多離奇的夢。
最近又有人對我很好,我就很知足。

我總是重復著熱超波那首歌:
在路上,迎著微風,燦爛地陽光!
在路上,你的歌聲,永遠地向前!

會的,會的,會的!

Post a Comment

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